巴楚县人民政府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旅游巴楚>>民俗风情>>

胡安德克皮大衣:不可复制的民族瑰宝

  在风景如画的喀纳斯山下、童话边城布尔津县城博物馆展厅显眼位置上,挂有一件“镇馆之宝”国家一级文物——胡安德克的大衣。历经将近三个世纪,它依然毫发无损,暗红的颜色依然亮丽。看到它,草原部落曾经的往昔又一次浮现在人们面前。胡安德克鹿皮大衣曾是哈萨克族克烈部落的首领、民族英雄胡安德克奋战沙场、打败侵略者的犒赏,见证了哈萨克族人民保卫家园、维护祖国统一的努力、勇气和决心。如今,作为国家一级文物,胡安德克鹿皮大衣俨然是布尔津这个旅游城市特色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挖掘阿勒泰地区草原文明的重要实物资料。对很多人来说,胡安德克的大衣是个谜,它的前世今生,它的保存传承……

  历史尘封

  近日,笔者来到布尔津县博物馆,展示中的胡安德克大衣,无处不让人产生诸多的疑问。馆长再努尔告诉笔者,这件大衣长约两米、肩宽约1.2米。这件又宽又大的大衣,现在就是让两个普通人合一起也不一定能穿得起来。胡安德克是哈萨克族部落的英雄,在那个尚武的古代草原上,我们不难想象胡安德克曾经的英武和剽悍。大衣的前襟、后背、袖边用不同颜色的丝线绣出绚丽多彩的花纹,后背用艳丽的花朵别具匠心的绣出太阳的图案。再努尔说,因为太阳在哈萨克人民心目中被认为是吉祥、幸福的象征。

  说到胡安德克的大衣就不能不说胡安德克本人,和那一段发生在古代中亚草原的历史。

  胡安德克在哈萨克语中的意思是“我们都高兴”。哈萨克人给孩子起名字往往是即兴而取。或许当胡安德克这个一生出来就较一般孩子体格明显高大许多的小孩,让父母和族人异常高兴,所以随即取名胡安德克。

  公元十八世纪中叶,准噶尔部称霸漠西,哈萨克克烈部也难幸免于难,这场争斗让平静的草原陷入了一场巨大的浩劫。面对大批部族成员的伤亡和草原民族赖以生存的牲畜的损失以及克烈部族人家园的不断沦陷,胡安德克主动请缨,要求和准噶尔部骑兵决战,最终,英武的胡安德克杀死了进犯的侵略头目,保住了领地。

  为了顺应部落民意,奖赏胡安德克,1745年不阿布哈萨克族中玉兹阿布贲汗命令13名绣女耗时90天精心制作了这件鹿皮大衣,赐给了英雄胡安德克。从此他奋战沙场,屡次打败侵略者。“当他凯旋时,就身披这件大衣。”胡安德克第八世子孙巴赫提汗说。

  我们设想当年,大衣的主人——凯旋而归的哈萨克族克烈部落首领胡安德克披着这件大衣的样子,当时,他也像大衣上的太阳图案一样光芒四射,那是何等的荣耀。

  “胡安德克大衣不是一件普通的大衣,它是英雄的象征,是胡安德克的官服。”再努尔说。

  代价沉重

  一件大衣能够相对完好地保存将近三个世纪,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到底是如何保存和传承的呢?在再努尔的帮助下,笔者在布尔津县阔斯特克乡哈拉墩村找到了胡安德克第八世子孙巴赫提汗。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到县博物馆去看看那件祖传的大衣。”老实憨厚的巴赫提汗说,“爸爸临终前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大衣保存好。”说到胡安德克大衣,巴赫提汗难免有一丝激动。对祖上曾经如何保存大衣的往事,不惑之年的巴赫提汗显然不是很了解,但对“文革”中家里人舍命保大衣的事情却历历在目。

  “文革”对巴赫提汗这样的家庭无疑是最大的不幸。解放前巴赫提汗家依然是整个布尔津最大的巴依(牧主),所以红卫兵的矛头首先指向了他家。为了使这件祖传的大衣平安度过这场浩劫,巴赫提汗的母亲在胡安德克大衣里放上防虫的哈萨克草药,然后用破旧废弃的旧毡裹起来埋藏在牛粪羊粪堆中。但并不是埋在粪堆中就没事了。

  作为祖上的荣耀,“文革”前巴赫提汗的父亲和爷爷也经常让邻里乡亲参观大衣,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大衣。无孔不入的红卫兵找不到大衣,便开始动粗,巴赫提汗的妈妈为了保住大衣守口如瓶,最后在不断批斗和威逼中,被折磨疯了。说起这段往事,巴赫提汗的眼泪掉了下来。

  在巴赫提汗的记忆里,胡安德克大衣的传承也遵循着一些原则。如果家里有几个儿子,老人临去世时会把大衣传给小儿子,并且这个儿子生活药相对富裕一些。“怕万一因为家里没钱,把祖传大衣卖掉。”巴赫提汗说。

  果断捐献

  巴赫提汗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北京来了两个人,要用三万块钱把胡安德克大衣和一个马鞍子买走。但被他的爸爸拒绝了。“这是我们祖传的东西,几代人都没卖过,不仅我不能卖,你和你的子孙后代也不能卖。”巴赫提汗重复着父亲当年对他说的话。

  从2000年开始,文物热很快席卷全国,地处边陲的布尔津县也经常出现外地文物贩子的身影。2003年7月的一天,几个从乌鲁木齐来的文物贩子坚持让巴赫提汗把大衣卖给他们。巴赫提汗当即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他假装同意了,随后火速跑到文物局报告了此事。再努尔再一次劝说巴赫提汗:“这是国家珍贵文物,一旦丢失后果不堪设想。不但我们文物主管部门难辞其咎,你本人也做了一件对不起国家的事情。”

  鉴于大衣已经被很多文物贩子盯上,放在家里保存已经很困难。巴赫提汗思考再三后,终于把这个传了八代历经260多年的大衣捐献给了布尔津县博物馆。

  不可复制

  胡安德克大衣不久就被文物专家评定为民俗类国家一级文物。2004年,胡安德克大衣受邀被带到在北京举行全国民族服装展览会上展示了半年,受到了国内外服装界和文物考古方面的专家的高度评价。人们对这件清代哈萨克族官服啧啧称奇的同时,也想做一件复制品。

  但复制胡安德克大衣又谈何容易呢?再努尔说,北京展览方最终因为无法复制而放弃了复制。以现代的工艺来说,复制一件古代服装应该不在话下,但问题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再努尔认为,胡安德克大衣不可复制的原因是因为这种传统技艺已经失传上百年,在鹿皮上绣花是其中最难的一道工序。而要在鹿皮上绣出花,取决于熟皮的工艺。在草原文化不断变迁的现代社会,这种熟皮技术已经没有人掌握了。

  胡安德克大衣上历经数百年依然如初的暗红色,是用什么颜料染上去的?再努尔说,大衣上的红色染料取料阿尔泰山上的红松,是纯天然的植物草本染料。这个染料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天然的防腐剂。

  作为国家一级文物的胡安德克鹿皮大衣,俨然是布尔津这个旅游城市特色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挖掘阿勒泰地区草原文明的重要实物资料。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